中国石油

大庆油田 > 企业文化 > 企业英模 > 新时期"五面红旗"
新时期"五面红旗"
1、“矢志不渝的勘探尖兵”姜传金
http://10  1987年从大庆石油学院地质专业毕业,从事油气勘探研究工作。他攻克了火山岩储层准确预测的世界级难题,指导了深层天然气勘探不断取得重大突破。姜传金利用储层预测研究成果,指导部署的9口深探井,火山岩预测符合率达到100%,火山岩储层厚度预测符合率在80%以上,使徐家围子中部10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探明储量目标得到落实,创造了我国天然气勘探的奇迹。


2、“敢打硬仗的铁人式队长”赵传利


  油田发展离不开井下作业这个行当,再苦再累,总得有人去干;再险再脏,总得有人来扛。赵传利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像铁人那样不畏艰难困苦,一定要在油田一线体现自身价值,一定要在拼搏奉献中实现人生目标。井口抡管钳最累,他一干就是八个多小时;手指粉碎性骨折,他带着夹板不下火线;水泥车抽不动泥浆,他带头跳入泥浆池用身体搅拌……要干,就要干一流;要争,就要争第一。既然立志以铁人为榜样,就要把铮铮誓言落实到行动上,决不给大庆精神抹黑,决不给铁人丢脸!在塔里木石油会战中,赵传利带领作业队转战戈壁,挺进沙漠,创造了当天搬家、当天立井架、当天开工、当天有进尺的纪录。当地人竖起大拇指说:“你们这支大庆的队伍,真的了不起!封堵升深2井,风险之大、难度之高、工艺之复杂,史无前例。一旦井口失控,周边群众、设备以及环境都将面临灾难性后果。紧张气氛弥漫在每个人心头,赵传利他们立下了军令状,哪怕搭上身家性命也在所不惜。危急时刻,他带领突击小组激发出了惊人的能量,仅用40分钟就完成了全部操作,降伏了地下的“气老虎”。现场指导的四川局专家激动得流着泪说:“现场就像战场一样让人心颤,你们真不愧是大庆铁军。”

3、“勤勉务实的模范书记”权贵春

  不管形势如何变化,岗位如何变动,权贵春当好政工干部的信念从未动摇过。政工岗位看似平凡,但他却把这份责任看得很重;政工工作看似平淡,但他却乐在其中。三十年来,他始终担负着教育人、培养人、引导人、激励人的崇高使命,切实履行了一名政工干部的神圣职责。企业愈发展、改革愈深入,愈要加强思想政治工作,愈要加强企业文化建设。权贵春先后提出了“当油水井保健的专家,做采油矿信赖的朋友”、“安全是最大的福利,违章是最大的隐患,平安是最大的幸福”、“靠能力上岗、靠敬业在岗、靠素质择岗”等一系列理念,在作业大队全体员工中开展了爱岗敬业、优质服务、为油田发展做贡献的理想信念教育,使员工安全意识明显增强,生产管理水平逐步提高。作为企业基层党委书记,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必须诚心尊重员工的权利,精心维护员工的利益,细心感觉员工的情绪,真心牵挂员工的困难,把思想政治工作做到员工的心坎上。一位老工人的母亲去世,权贵春凌晨2点多就起床赶去吊唁,并按当地农村的规矩,在老人灵柩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这位老工人热泪盈眶地说:“权书记,没想到你能来,更没想到你还能跪下磕头。”


4、“永攀新高的工人技师”何登龙
  一个人文化基础差,但追求不能差;知识水平低,但志向不能低。无论在什么岗位工作,环境发生怎样变化,何登龙始终牢记自己不仅是普通的采油工,更是顶天立地的石油人;不仅是企业的工人技师,更是光荣的共产党员。他先后解决各种生产难题170多项,提合理化建议85条,进行技术革新59项,累计创造经济效益800多万元。何登龙把经验的总结、传授当成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他起草的《更换抽油机零部件标准》,是大庆油田第一个由工人编写的标准。他参加了大庆油田《抽油机维修工理论和操作技能试题集》、《集输工理论试题集》等职工技能鉴定教材的编写工作。他参与编写集团公司《抽油机安装工》、《采油工》、《注水泵工》等培训教材,其中他负责的部分占整个教程的一半,约140万字。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何登龙收集、组装各种设施1160件,制作可操作生产工艺模型16套,完善操作规程17项,建成了四厂功能最全、工种最多的培训基地。他先后培训员工5000多人次,有90多人被评为矿级技术能手,85人被评为厂级技术能手,其中36人荣获局、油田公司技术能手称号,2人在石油系统技术大赛中取得前三名的好成绩。

5、
“执著创新的三采勇士”王宝江
  工作越艰难越有干头,事业越重要越得拼搏。想到三采技术在油田今后发展中的关键地位,想到采收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对国家石油战略安全的重要意义,王宝江就有用不完的精力、使不完的劲儿,经常是睡梦中突然醒来,兴冲冲地投入紧张的试验。为了解决凝胶调剖中遇到的难题,组织上派王宝江赴美国学习。在那里,他把全部精力都花在实验室,饿了吃个汉堡,困了就趴在工作台上睡一会儿,不知经过多少个日夜的刻苦钻研,他终于研制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凝胶高压恒温流动仪”,填补了国际凝胶体系检测领域的空白。依据该仪器检验结果确定的复合离子调剖剂,已被油田广泛采用。王宝江大胆提出了用污水替代清水配制聚合物的想法,并全身心地投入研究工作,历经数次艰苦的现场试验,终于取得成功。该技术应用后,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非常可观。仅试验区的44口井就比清水对比区多提高采收率4.58个百分点,多创效3亿多元,仅喇嘛甸油田,年利用污水就达700多万吨,成为当今世界规模最大的污水治理示范区。这项技术被誉为“聚合物驱油的革命性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