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大庆油田  > 企业动态 > 辉煌60年·聚焦
新华社:参考消息特稿|“把井打到国外去!” 海外大庆人书写“铁人”新篇章
打印 2020-11-18 14:19 字体: [大] [中] [小]

​​  【原标题】“把井打到国外去!” 海外大庆人书写“铁人”新篇章
  文/本报驻哈尔滨记者 管建涛 杨喆 侯鸣
  2020年11月15日是“铁人”王进喜逝世50周年纪念日。“把井打到国外去”,是王进喜曾经的心愿。自1998年开始,一批批大庆石油人走出国门,传承大庆精神、铁人精神,不断攻坚克难,书写了海外大庆精神、大庆人的新篇章。


  不能砸了“铁人队”招牌
  “铁人”王进喜是大庆油田1205钻井队第3任队长。 

1.jpg
2019年1月,大庆油田在海外钻井施工的钻探钻井一公司DQ012队合影。(受访者供图)

  现任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中东分公司经理的“第三代铁人”李新民曾是1205钻井队第18任队长。
  2006年,印有“DQ1205”的旗帜飘扬在苏丹的油田里。李新民成为第一批走出国门的“1205人”。
  回忆当时的情景,李新民说:“当铁人的红旗交到手上时,我们不仅要面对国内的钻井任务,也要参与国际竞争。”
  尽管做了很多准备,但李新民仍没想到,初到海外的一次意外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
  2006年3月7日,设备到港,但由于在海上运输时遭遇风暴,很多设备进水。到井场调试时,李新民最担心的事发生了——两台柴油发动机无法工作,只剩一台发动机正常工作,这意味着无法开钻。
  “当时距离合同规定的开钻时间只有14天,甲方认为我们肯定不能如期开钻,要求我们撤离井场,准备好再回来。”李新民回忆说。
  “铁人队”走出国门,第一站井架子都没立起来就要被赶走?李新民下定决心,不能砸了“铁人队”的招牌。随后几天,李新民找来一台柴油机,一手拿着图纸,一手拿着电话和国内专家沟通,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终于和队员一起改装成功。
  就这样,坚守着“铁人”的信念,DQ1205钻井队第一口井成功了。李新民和队员们把1205钻井队的旗帜插在井架上。1205钻井队出国打井的梦,圆了!
  立足海外,关键要靠技术。李新民骄傲地说:“苏丹3/7区第一口水平井就是我们2007年打的!”相对于垂直井,水平井技术要求更高,难度更大,当时这口井是普通垂直井产量的6倍。第二年,这口井被当地评为“功勋井”。中国工人的技术得到了当地肯定,队伍也因此参与到当地技术标准制定中。
  “走出国门还要有过硬的作风和实力,人无我有,人有我精,才能在同场竞技中赢得一席之地。”李新民说。2006年至今,1205钻井队出国14年,没有因为人为误操作造成事故。

 
  穿着防弹衣钻探石油
  在海外工作,常常要面对恶劣的自然和社会环境。许多海外大庆石油人说,大庆精神、铁人精神,是他们在外攻坚克难的“法宝”。

2.jpg
  11月15日,在黑龙江省大庆市铁人王进喜纪念馆,大庆油田1205钻井队代表向“铁人”雕像敬献鲜花。(新华社发)


  伊拉克夏季最高气温达50摄氏度以上,作业环境恶劣。室外修井一干就是几个小时,稍不注意,碰到铁架子,皮肤就容易被烫出血泡。在伊拉克鲁迈拉修井项目部,夏天许多队员把毛巾缠在头上当帽子,不停地往头上浇水,用以抵挡烈日。
  “伊拉克一些地区安全形势不好,我们常常面临很大安全风险。”今年9月刚回国的大庆钻探工程公司艾哈代布项目管理部经理杨兆龙说。驻地筑起高墙,日常出门都需要乘坐防弹车,穿防弹衣,情况最严重的时候,食物全部用吊车从外面转运进来。
  “塔木察格苦,一天二两土,白天吃不够,晚上接着补。”这是大庆油田员工在蒙古国塔木察格油田的切身感受。初来乍到,面对塔木察格人迹罕至的莽莽草原、零下40多摄氏度的极端气温和时常来袭的七八级大风,大庆石油人仿佛来到60年代大庆石油大会战现场。
  在这样的条件下,大庆石油人针对塔木察格油田地质条件差、油藏分布零散、开采难度大、单井产量低的特点,从原油生产到装车外运,再到原油销售,探索产、运、销一体化运作,实现了塔木察格油田低成本有效开发。
  “大庆精神、铁人精神中的爱国主义精神、忘我拼搏精神、艰苦奋斗精神、科学求实精神、无私奉献精神等,无一不是我们在海外时刻谨记和践行的宝贵精神财富。”大庆钻探工程公司市场开发部经理李伟忠说。
  “等你回来了,儿子都能给你开门了!”这是大庆油田苏丹项目钻井工人杨剑的妻子杨秀常对他说的一句玩笑话。2019年9月,杨剑的孩子出生了,仅3天后,杨剑便返回国外的工作岗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正常倒班停止,杨剑10个月没能回家,杨秀便不时和他开起玩笑。


  在海外经历“战疫大考”
  面对疫情,许多大庆石油人在海外“战疫”中锤炼自我,收获成长。
  现任1205钻井队党支部书记段永坚不久前刚从伊拉克艾哈代布项目回国。作为原修井队平台经理,疫情期间,他经历了一场“大考”。
  “6月份最紧张的时候,有4名外籍雇员感染新冠肺炎,防疫形势严峻。”段永坚说,关键时刻,一名名队员站出来,主动请缨承担一线防控工作。
  “最难的是在门口进行登记测温工作,需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那时候当地室外气温常常50多摄氏度,没有一定毅力坚持不下来。”段永坚说。在这样的条件下,队伍守住了安全底线,保障了油井正常运转。
  对于53岁的杨兆龙来说,疫情让他在海外留下了永远的遗憾。
  由于突发疫情,杨兆龙无法回国轮班。时常通过视频与家人聊天的杨兆龙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在视频里看到父亲的身影了。每次问起家人,家人都会告诉他父亲在忙。其实,杨兆龙的父亲已经在两个月前去世了。
  “最后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家人才告诉我。家人们怕影响我在海外工作,一直不愿意告诉我。”杨兆龙说,他每次想起这件事,都对父亲和家人怀有深深的愧疚。
  杨兆龙已在海外工作14年了,从印度尼西亚到伊拉克,一路走来,他见证了大庆油田国际业务发展壮大,也见证着中国石油人在海外奋斗的历程。不仅杨兆龙,还有不少海外大庆人错过了与家人的节日团聚。
  杨兆龙说:“虽然人在海外,但得到了国内很多物质和精神上的支持,让我们渡过了难关。”每次遇到困难,支撑着所有人勇往直前的底气,就是永远有强大的祖国做后盾。

 

3.jpg
  刊于《参考消息》2020年11月17日第11版
2020-11-18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