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大庆油田  > 企业动态 > 油田动态
经典的演进
打印 2019-01-09 15:07 字体: [大] [中] [小]

  大庆,一座年轻而又富于文化内涵的城市。
  大庆,一座人们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熟悉的是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大庆油田的发现,结束了国人用“洋油”的历史,甩掉了贫油的帽子。陌生的是除了磕头机、杠杠服这些熟悉的特殊符号外,很少有人了解这座城市的另一面。
  1978年,邓小平第三次视察大庆油田,指示“建设美丽的大庆油田”,让这座因油而兴的城市脱胎换骨。从昔日沉寂荒原,到如今风景如画,大庆不仅“颜值”越来越高,而且百姓的生活越来越滋润。
  让我们伴随着新老石油人的对话,聆听经典物件背后的故事,感受大庆“城”长记。

  刘绍增
  1978年参加工作
  钻探工程公司钻井一公司退休员工
  贾云锋
  1998年参加工作
  钻探工程公司钻井二公司30130钻井队队长

  刹 把
  设备越来越先进了


  手握刹把,目光坚定,铁人王进喜留下的影像深入人心。刹把,是钻井施工中操纵的主要工具,就像汽车的方向盘一样,在钻井过程中控制钻杆的起落和钻进速度。
  1978年参加工作的刘绍增,是大庆油田钻探工程公司钻井一公司退休员工。他常去铁人王进喜纪念馆看看他用过的刹把。这个老物件长158厘米、宽9厘米、厚2.5厘米,是国家一级文物,是王进喜带领1205队打萨55井时用过的。刹把上的油漆早已脱落,局部还有锈蚀。然而,经过铁人王进喜的大手用力握过千万遍的手柄仍然铮铮发亮。王进喜带领员工们就是用这个刹把连创钻井新纪录,把美苏的“王牌队”“功勋队”甩在了后边,在大庆石油会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那时候,设备差,道路也不好。有时候赶上下雨,车进不来,全靠肩膀把一个个套管扛到井场;大冬天,司钻站在户外扶刹把,一站就是8小时,全身都冻透了……”说起这些,刘绍增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那个热血沸腾的年代,“那时候,很多重体力活都是靠人拉肩扛完成的,其中最苦最累的就是加重。40公斤一袋的重晶石粉,全靠工人一袋袋扛,最多的时候一干就是六七个小时。”
  司钻站在钻台手握刹把的场景早已不在。现在,他们坐在有空调的操作间里,操作气控手柄进行施工,实现了铁人的宿愿——司钻再也不用在冬冷夏热的钻台上操作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技术的不断革新,钻井设备越来越先进了。已参加工作20年的钻探工程公司钻井二公司30130钻井队队长贾云锋告诉记者,如今的设备基本都是变频的,一个电机就能控制;井架也变成伸缩的;司钻坐在操作间里操控一个小刹把就可以;车背着罐,用气吹到井上的罐里即可完成加重;以前用的猫头和臂用大钳已经被液压大钳所取代,危险系数大大降低。井上还配备了电视、电脑一体机,录下日常工作情景,通过看回放可以及时发现问题进行整改。设备越来越先进了,劳动强度大大降低,安全系数大幅提升,与过去相比,工作的幸福感大大爆棚。
  杠杠服
  工装越来越跟上趟了


  杠杠服,是一个时代的石油文化符号,也是老一代石油人为油拼搏的历史标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石油工人的冬季工服,因为里子、面子包括中间夹的棉花,统统压在一起被轧出一道道杠杠,所以有了一个独特的名字——杠杠服。
  “为什么要把棉衣轧成杠杠?”记者问。
  “那是因为絮进棉衣的棉花非常厚,用针扎不透,得用机器轧。还有就是衣服里子是旧布拼起来的,不结实,劳动时动作大,容易把棉衣刮开花。48道杠杠把衣服分割成一个个小长条,既结实又不易刮坏。”说起杠杠服,刘绍增滔滔不绝。
  “为什么做成竖杠杠?”“一方面是成衣时顺长针跑得快;另一方面是衣服身长不变,如果是横杠杠,衣服就会往回缩,上身要短一截。”刘绍增说。
  刘绍增回忆:“那时候,条件艰苦,‘五一’‘十一’各发一套夏装和冬装,连个换洗的都没有。尤其是冬天,起钻时泥浆有时喷得浑身都是,瞬间就结了冰,膝盖根本打不过弯。我们基本上是挪着步回到值班房。可即便如此,第二天上班,依旧要穿着它上井。时间久了,保暖性自然差,很多人因此患上了关节炎。”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钻井工人的工装也发生了“质”的改变。“现在的工服分两种,款式都一样,只是一种采用的是防静电面料的。冬天有了羽绒服、羽绒马甲,保暖又透气。”贾云锋说。
  最让贾云锋高兴的是,工鞋的质量大大改进了。“原来我们穿的工鞋是帆布的,底子薄不说,还不结实,而且在井上本来就费鞋,基本上穿两三个月,鞋底就掉了。冬天就更不用说了,鞋子顶不住野外零下30多摄氏度的寒冷,在外面站一会儿,脚就冻僵了,之后就全靠两条腿拖着两只脚麻木地来回移动。”说着,贾云锋指着脚下穿的工鞋,“看,现在是翻毛皮的,鞋底厚,特别耐穿,保暖性也比以前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工人们的工装越来越跟上趟了。
  铝饭盒
  饭菜越来越丰富了


  钻井工人很费体力,下井时早已是饥肠辘辘,最渴望的就是能吃上一口热乎的饭菜。可在过去,实现如此简单的心愿都是一种奢望。
  那时,大家都带个铝饭盒上班。铝饭盒大同小异,都是长方形的,盖浅盒深,经得起造。饭盒里有时装上家里人给带的饭菜,有时在食堂用它来打饭。对于自己刚上班那会儿的伙食,刘绍增的评价是“一般”。
  “那时候条件艰苦,每餐就一个炖菜,萝卜、白菜、土豆轮流‘坐庄’。大家匆匆填饱肚子,转身又赶着去干活了。”刘绍增说。不过,即便是这样清汤寡水的饭菜,对于夜班工人来说,都是种奢侈。“我上班时实行三班倒,夜班工人通常是在夜里11时30分到食堂扒拉一口饭就上岗了,而这顿所谓‘加餐’就是清水煮面条。”
  上世纪80年代末,如果驻地离井场远,为了节省时间,食堂的工作人员就将饭菜送到现场。“那时候,井场的路还不像现在这样四通八达,走不了车。食堂的工作人员只能挑着扁担,将饭菜装在两个大筐里,往前线送。遇到下雨天,道路泥泞不堪,短短十几分钟的路程,深一脚、浅一脚地要走上半个多小时,饭菜早就凉了。就算井场离得近时,干完手里的活,饭菜的热气也早就散没了。”刘绍增回忆道。
  铝饭盒结实耐用,就是不保温,想吃口热乎饭挺难。“赶上冬天,冰凉的茄子炖土豆,咬一口直冰牙。当时条件就那样,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哪还容得我们挑三拣四。”刘绍增说,“大伙干完活,早都饿得前心贴后背了,就算饭再不好吃,我们也吃得如狼似虎。当时井场上连个吃饭的桌子都没有,我们就蹲着。或者把凳子当桌子,跪在地上吃,总之能填饱肚子就行。”
  相比之下,如今钻井工人的伙食那可真叫一个好。“现在井队有自己的配餐间,锅碗瓢盆、炉具、燃气一应俱全,还有专门的配餐师傅,现吃现做,顿顿端上桌的都是热乎的,一般都是4个菜,有时还有汤。”不仅如此,队里还专门置办了两口大锅。“有时嘴馋了,我们就自己做点铁锅炖,别提多香了!”贾云锋笑着说。
  干打垒
  井队越来越温馨了


  在“老大庆”的记忆中,有一个名字特别难忘——干打垒。房子的墙体是用土和草混制的“方砖”晒干后垒出来的,据说防风防雨;一间厨房,一间卧室就是标配,餐具和洗漱用具都是搪瓷的碗盆,按需由单位供给;副食产品由省粮油局发粮票油票,按人口供给……
  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井队在野外搭几个铁皮板房就是临时驻地了。刘绍增说:“那时候,开门就是床,12个人挤在一个铁皮房里,除了床,只剩下一个狭长的过道,转个身都得小心翼翼的。夏天,在太阳的烘烤下,屋子里闷得让人喘不过气。白天我们宁可在户外找个阴凉地席地而卧,都不愿到铁板房里‘蒸桑拿’。到了晚上,不得不回屋的我们,为了防止蚊虫叮咬,只得关门,可又闷得透不过气来,别提多难受了。冬天更是难熬,晚上零下二三十摄氏度,全靠煤烧的锅炉取暖,屋里人说个话都能看到哈气。为了保暖,大家不得不戴着棉帽裹个大被睡觉。”
  如今,贾云锋住的铁皮板房简直是2.0升级版,不仅安装了空调,还有电热器,冬天不冷,夏天不热。井队上的条件,越来越好了。以前想家的时候,井场上信号不好,有时往家里打个电话,一句话断断续续,有时还处于失联状态。现在,贾云锋再也不为这个发愁了,不仅可以跟家人聊微信,还能视频通话,比以前方便多了。
  不仅是井队“小家”越来越温馨,这座城市“大家”也越来越宜居。1978年,邓小平第三次视察大庆油田,指示“建设美丽的大庆油田”,让这座因油而起的城市脱胎换骨。
  已经退休的刘绍增见证着油田这40年的变化,感受着大庆这十几年“城”长记,从昔日沉寂荒原,到如今风景如画,大庆的“颜值”越来越高。
  荒野上的抽油机越来越多,市区里的楼房越来越密集,道路越来越宽阔,贾云锋亲历着大庆油田和这座城市的飞速发展,也真心希望大庆油田越来越好,生活越来越滋润。(图片摄影:赵永安 吴天勇)
  “城”长记
  大庆市位于黑龙江省西部、松辽盆地北部,辖区面积2.1万平方公里,常住人口320万。1959年发现油田,1960年开展石油会战,1979年国务院批准建市。现辖5区4县、1个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1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驻有大庆油田、大庆石化、大庆炼化、大庆中蓝石化4家中直石油石化企业。
  世界著名的石油城
  大庆因油而生、因油而兴,是世界能源城市伙伴组织19个会员城市之一。大庆油田开发建设近60年来,创造了原油产量、上缴税费、原油采收率三个第一的油田开发奇迹,连续27年保持5000万吨以上、12年保持4000万吨以上高产稳产,累计生产原油23.5亿吨、占全国同期陆上原油产量的40%以上,累计上缴税费及各种资金2.7万亿元。
  2007年12月26日,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获得首批“中国工业大奖”,标志着大庆油田在技术、生产、经营、管理方面达到国内领先和世界先进水平。尤其是三次采油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主力油田采收率突破50%、比国内外同类油田高出10至15个百分点,先后3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大庆油田开发与“两弹一星”等共同载入共和国科技发展史册。
  大庆还培育形成了以“爱国、创业、求实、奉献”为主要内涵的大庆精神铁人精神。2018年6月13日,铁人学院成为17家全国党员教育培训基地中唯一的国企培训机构。2018年,大庆油田推进振兴发展,向“当好标杆旗帜,建设百年油田”总体目标迈进。
  中国新兴的工业城
  1992年,以辟建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标志,大庆开启“二次创业”新征程。着力打造油气、油头化尾、汽车、电子信息、现代服务业5个千亿级,以及中高端农副产品加工、新能源、新材料、现代农业、新经济5个超500亿级“雁阵式”产业板块,基本形成龙头项目领衔带动、多元产业有力支撑的发展新格局。最具代表性、成长性的接续产业是油头化尾和汽车。
  大庆石化炼油结构调整转型升级、550万吨重油催化热裂解等重大项目落地建设,国家级石化产业基地建设加速推进,有望5至8年内建成东北地区重要的乙烯和芳烃生产基地、世界最大的油田化学品生产基地。
  现代宜居的生态城
  大庆有耕地1173.9万亩、森林409.5万亩、草原529.5万亩、湿地747万亩、湖泊177个,地热静态储量5000亿立方米,扎龙湿地等自然保护区15个,铁人王进喜纪念馆等4A级景区13个,绿化覆盖率45.7%,全年空气质量优良天数保持在320天左右,被誉为“绿色油化之都、天然百湖之城、北国温泉之乡”。城市疏朗通透、恬静清新,呈现“组群组团布局、绿色空间相隔、快速通道相连、湖泽水系相通、森林草原相拥”的特色。
  富裕和谐的幸福城
  2018上半年GDP1335亿元,经济运行保持稳中有进、持续向好态势,呈现速度回升、质量提高、结构优化、后劲增强特点。2017年大庆市地区生产总值实现2680.5亿元、增长2.8%,地方财政收入实现375.8亿元、增长8.5%,三次产业结构为7.354.638.1,油与非油经济比重2575,非公经济达到41.5%。在全省率先建立城市“十二位一体”、农村“九位一体”综合救助和临时救助政策体系,城镇医保、新农合实现全覆盖。
(资料来源:大庆市人民政府网)
  (记者 刘波 通讯员 冯艳)

2019-01-09 来源:中国石油报 责任编辑: